本報訊 “深吸氣,努力把痰咳出來!”昨天上午,在浙醫二院的燒傷科病房裡,耳鼻咽喉科陳鳴主任一邊指導病床上的小丁,一邊動作麻利地取出了他喉嚨處的金屬套管。
  事發後第9天,浙醫二院收治的19名危重傷員中,終於有人可以開口說話了。
  不過,這樣的好消息並不能讓醫務人員放鬆。浙醫二院燒傷科副主任陳國賢說,所有燒傷患者均已經渡過早期休克關,進入了感染期,而這一關也是最難的。“都無法避免的,一直要到創面愈合為止。我擔心隨著病程發展,燒傷創面溶痂期的來臨,患者感染可能加重。”
  浙醫二院黨委書記陳正英表示,醫院正在舉全院之力,迎接感染期的挑戰。
  傷者小丁看完了世界杯決賽
  昨天可以開口說話的,是一個32歲的小伙子,姓丁。小丁是浙醫二院在公交車燃燒事件後收治的19名傷者之一,入院時他的燒傷面積達到25%,也做了氣管切開手術。“小伙子體質很好,所以恢復速度也會快點。”陳國賢說。
  昨天,小丁的一位家人也獲准進入病區。看到家人,小丁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謝謝,真的謝謝,我希望其他人都能快點好起來!” 一旁的家人也連連給醫務人員鞠躬致謝。
  “管子拔掉了,我覺得會越來越好,昨天晚上我還看世界杯決賽了……”儘管吐字還很累,但小丁似乎有說不完的話。
  小丁可以說話了,興奮的不僅有傷者和家屬,還有醫務人員。“之前他一直通過手機打字與我交流,今天終於能聽見他的聲音。我還要看著他能自己吃飯、走路、康復出院”,主管小丁的當班護士童小仙說。
  截至昨晚錢江晚報記者發稿,救治已經進入第9天,19名傷者中,使用呼吸機的仍有6例。絕大多數傷者的病情都有明顯好轉,生命體徵也比較平穩,不過情況仍不容樂觀。“燒傷病人病情變化多端,有可能出現肺、腎、消化道等多臟器損傷,這些就像一個隱形的炸彈。”
  一位傷者換藥需要2小時換藥需要2個小時
  雖然病情突發的可能性很大,但接下來,19名傷員將進入一個時間相當長的感染期。
  昨天下午,在燒傷科病區,兩名醫務人員圍著病床,彎著腰忙碌,後背已經濕透。
  燒傷科副主任醫師王帆說,他們正在給病人換藥。“因為很多人受傷嚴重,所以換藥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,有的時候一個傷者換藥需要2個小時。”
  錢江晚報記者看到,每一位傷者的受傷部位都被紗布裹了一層又一層。據王帆介紹,平均每位傷者身上的特製紗布都超過30層,其中緊貼著受傷部位的約4層,一般經過藥水浸泡,或者包裹著藥膏,療效主要是抗感染和促進傷口愈合,外圍的紗布則起到另外一個作用——吸收滲液。
  王帆說,為了減少感染,必須保證傷口創面的相對乾燥,紗布吸收滲液非常重要,護理人員每天要花大半的時間在換藥換紗布上。粗略統計,19名重傷員,每天更換的各類紗布總重量超過300斤。
  考慮到很多人關註傷員的搶救情況,昨天起,浙醫二院特別設立愛心電話熱線:0571-87783883(周一至周五,8:00-12:00 13:30-17:00)。
  本報通訊員 方序 魯青 本報首席記者 李陽陽
  (原標題:19名重傷員中終於有人能說話了他還看完了世界杯決賽)
創作者介紹

亞視

hoitig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