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永剛曾因監督湖北鄖西縣“七夕文化工程”而聲名大噪,現因一筆50萬元的款項,涉嫌詐騙被逮捕。 家屬供圖
  9月21日晚,湖北十堰市網民“鄖西石頭”陳永剛在送朋友回家時,被鄖西縣公安局民警帶走。家屬拿到的逮捕通知書上稱,其涉嫌詐騙。
  自2009年以來,陳永剛以“鄖西石頭”為名,多次在網上發帖對鄖西縣“七夕”工程及該縣領導個人進行監督,並於2010年被拘留8天,引發軒然大波。
  2011年後,陳永剛承建了該縣多起工程,在網上聲音漸少。直至今年3月,為討要工程款,他再次用網名“鄖西石頭”發帖舉報現任鄖西縣委書記個人問題,在收到30萬元工程款一周後,即以“涉嫌詐騙”被抓。
  對於抓捕陳永剛,無論是鄖西縣公安局還是該縣領導,均否認系打擊報複,稱系“單純刑事案件”。
  被抓
  鄖西縣委書記胡俟稱,陳永剛所髮網帖是無中生有編造
  9月21日中午,陳永剛在鄖西縣與當地一個朋友付某聚餐,晚上在與鄖西老家親戚吃完飯、送朋友回十堰市路上,被警察攔下帶走。付某稱,當晚11點多,鄖西縣公安局警察到其家樓下,將其帶至鄖西縣公安局,也盤問了關於陳永剛涉嫌詐騙的相關情況。
  次日,有多名警察到十堰市暫住地。陳永剛的妻子張喜林介紹稱,警察在抄走家裡的電腦、手機、攝錄機等物品時,她向警察詢問才得知,陳永剛涉嫌詐騙,被關押在十堰市看守所。張喜林於9月23日和29日分別收到鄖西縣公安局對陳永剛的拘留和逮捕通知書,上面註明陳所涉罪名為“詐騙”。
  鄖西縣公安局政工室一名汪姓主任向南都記者證實,陳被該局逮捕,目前仍在偵查。對陳涉案具體案情,他稱因辦案民警赴外地出差,返回後可具體瞭解。據汪介紹,陳永剛涉案,是替他人辦理手續,將對方所支付的款項用於買車等個人消費。
  陳的家屬認為,陳因多次網上發帖監督而被打擊報複。對此,汪姓主任稱,陳永剛被抓與網絡行為無關,系一起“單純的刑事案件”。“有受害人的報案,作為公安機關,要麼出具不予受理通知,要麼就必須進行偵查”,汪解釋說。
  陳永剛的大哥稱,陳永剛事發前一直在鄖西老家修建一條鄉村公路,這條經政府方面同意修建的路段,一直由陳永剛個人墊資或向朋友藉資,多次向政府方面討要工程款無果,陳永剛於今年3月開始以“鄖西石頭”網名發帖,舉報現任鄖西縣委書記胡俟的個人問題,在收到政府方面30萬元工程款後一周,陳永剛即被抓。
  對家屬方的質疑,鄖西縣委書記胡俟在電話里對南都記者稱,陳永剛所髮網帖是無中生有編造,並指陳“完全沒有道德底線”。鄖西縣委辦副主任許慶東亦稱,陳的被抓是因為其觸犯法律。
  網事
  真正讓陳永剛聲名大噪的是2010年開始監督鄖西縣“七夕文化工程”
  今年43歲的陳永剛之前稱,自己是“農民工,初小文化”,其“觸網”併發展到以普通公民監督政府緣於個人變故。
  其妻張喜林介紹稱,陳永剛早年一直做些室外裝飾、不鏽鋼小生意,一年有四五萬元收入。2006年,他看中鄖西縣印刷廠一處廠房,想買下來開發房地產,後因與合作方的矛盾產生官司敗訴,這場變故使陳永剛開始學習上網發帖投訴。時年陳正好36歲,他給自己取名0 .36,意思是36歲從零點起步。
  如後來與陳永剛交往甚密的十堰網民彭寶泉所言,陳永剛善於製造網絡爆點,他所發的《在鄖西六次被人訴至法院,五次遭暗算》,《一紙說明難倒一方為官,兩張罰單牽出千萬巨貪!》等帖都曾引起當地網民熱議。
  在發帖為個人權益申訴之餘,陳永剛開始關註公共利益,自2009年,他開始將網絡監督的視角轉向政府。彭寶泉稱,他開始關註陳永剛,是覺得陳看問題比較深刻,與普通網民的為一已私利而謾罵不在一個層次。
  2009年6月,陳永剛以“鄖西石頭”的網名,在重慶口邊論壇發表題為《鄂西北國家級貧困縣或隱匿驚天大案》的帖子,文中稱鄖西縣原縣長馮安龍為“六毒”,併列14條“罪狀”,對鄖西官場內幕進行深入細緻的大量披露。
  真正讓陳永剛聲名大噪的是2010年開始監督鄖西縣的“七夕文化工程”,他先後發表《一個江湖騙子,四地執政官員,到底誰在騙誰?》、《形象工程和民生工程的不同之處》、《國家級貧困縣耗資雙億為牛郎織女建莊園———不差錢》等網帖,質疑鄖西縣將一個子虛烏有的牛郎織女故事樹為政府工程,並直稱時任該縣縣委書記葉戰平“吃美女軟飯”。
  對於陳的質疑,鄖西縣委辦副主任許慶東對南都記者稱,七夕文化是經過日本及中國民俗多位專家多方考證,並非鄖西縣自己憑空創造。如今該項文化工程業已建成,鄖西縣建起了七夕文化廣場,豎起了牛郎織女的雕像,七夕文化節的招牌也在高速公路上懸掛。
  陳永剛的網帖激怒鄖西政府方面。2010年2月25日,陳永剛被鄖西縣公安局警察帶走拘留,後被媒體曝光,引發全國反響。3月5日,十堰市公安局指定鄖西縣公安局提前解除對陳永剛的行政拘留,鄖西縣還在政府網絡上發佈“向陳永剛本人和社會公開道歉”的《鄭重聲明》。
  同年4月,彭寶泉在對訪民拍照時,被警察帶走並送至精神病院。陳永剛知悉後,向湖南一名知名網絡人士求救,引發全國媒體關註,彭被留置6天后放出。之後,兩人聯手策划了“郭寒韻‘賣身救父’”,將被送進精神病院達14年之久的竹溪縣建設局職工郭元榮救出。
  彭寶泉告訴南都記者,“賣身救父”的創意由陳永剛提出,他至今仍對陳永剛想出的“如果你沒有愛人,讓我做你的愛人,如果你有了愛人,讓我做你的奴隸”這句引髮網絡熱議的話印象深刻。
  糾葛
  因本人經濟實力有限,工人工資亦多有拖欠,陳一直向鄖西縣政府方討要工程款
  在網絡監督成名之後,陳永剛接收到政府方面伸過來的橄欖枝。在被放出來之後,陳永剛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介紹稱,政府派來的人說,只要不在網上發帖,一年保證給他二三十萬。2010年底,南都記者在十堰與陳永剛見面時,他曾提到,鄖西縣方面打算給他幾個工程做。
  彭寶泉對陳永剛與政府方面的“和解”表示理解,覺得陳已年逾四十,仍居無定所,家庭經濟需要改善。
  陳妻張喜林介紹說,放出來後的3年間,鄖西縣政府給了陳永剛3個工程,一是垃圾廠的堤壩,二是櫻花谷觀景平臺,三是陳老家的鄉村公路,3個工程都在一兩百萬元左右。
  對於政府方給陳永剛工程,鄖西縣委辦副主任許慶東不認同“收買說”。他稱,鄖西縣每年有多項工程,鄖西縣也非常歡迎鄖西籍人士回鄉建設,該縣多項建設亦由當地人承建。
  承接了政府工程之後,陳永剛基本沒有再在網絡上針對政府方發聲,開始悶聲做工程,前兩個工程業已完成,鄉村公路硬化工程亦已完工。
  鄉村公路位於陳永剛老家所在的土門鎮家竹村。陳永剛的大哥介紹說,這條公路並沒有列入鄖西縣交通局規劃,只是向縣委領導報備,前期一直由陳永剛墊資或向朋友藉資,因陳本人經濟實力有限,工人工資亦多有拖欠,陳一直向鄖西縣政府方討要。
  多次催討未果,陳永剛又拿起他以往的武器———網上發帖。南都記者查詢到,今年3月,陳以“鄖西石頭”的網名,在網上發帖直指鄖西縣委書記胡俟的個人問題。陳的大哥稱,陳永剛向其介紹,胡俟曾打電話給陳永剛,讓其把網帖刪掉,但陳永剛反而把與胡的通話錄音放到網上。
  今年9月14日,陳永剛收到鄖西縣政府方面支付的30萬元鄉村公路工程款,陳將這筆錢用於發放工人工資和部分欠款,但僅過了一周,9月21日,陳即被以涉嫌詐騙被抓。
  “詐騙”
  陳永剛稱為肖的項目辦理相關手續做了很多工作,拿50萬元勞務費來源合法
  陳永剛回到鄖西後,其與縣領導的交情成為其重要資源,最終成為指其詐騙的緣由。
  陳所涉詐騙案與鄖西縣一名肖姓人員相關。據為陳與肖牽線的付某介紹,2006年,肖買下該縣水電局三層辦公樓地塊,想用於開發房地產,但手續跑了多年未獲審批。2011年,經付牽線搭橋,肖與陳建立聯繫,由陳永剛負責幫其辦手續,肖給陳年薪10萬元的報酬。在陳永剛的幫助下,肖的開發手續前期順利辦下,肖亦支付50萬元款項。但最後一道手續時,該縣要求肖須與拆遷戶達成協議後才批准,但因在前期拆遷過程中,肖並未獲得拆遷戶的信任,拆遷戶拒絕簽字,因而在最後一關卡住,肖與陳開始交惡。付某介紹說,肖曾打電話給他,威脅要收拾陳永剛,並要求陳將50萬元退回。
  這50萬元到底算誰的屬於什麼性質,如今成為一個“羅生門”。肖的電話因無法打通,無法確認其支付50萬元的真實意圖;今年國慶節前,湖北律師張科科在會見陳永剛時,陳認為自己為肖的項目辦理相關手續,做了很多工作,該項目達1億多元,自己拿50萬元的勞務費來源合法,陳認為不屬於詐騙,而是被打擊報複。
  陳妻張喜林稱,肖最初答應陳,一年給陳永剛10萬元年薪,另給項目報酬200萬元,並稱該筆50萬元款項,陳永剛曾拿去交給政府方面,政府方面讓其先用於鄉村公路建設;陳的大哥一直幫陳永剛負責鄉村公路的建設管理,他說,因鄉村公路一直由陳永剛個人墊資,而陳個人並無多少資產,前期墊付的30餘萬元應緣自該筆款項。
  鄖西縣公安局政工室汪姓主任則稱,50萬元既然是捐助款項,陳永剛將之用於購車等個人消費揮霍顯然有問題。
  因工程款再次在網上發帖,與縣領導交惡之後,彭寶泉還曾兩次從十堰趕到鄖西,希望利用自己的個人關係居中協調,但陳永剛並未露面。
  因擔心陳,他曾發短信提醒過陳永剛,讓其註意安全,但陳沒有回應。“做工程按規矩做根本做不成,你和政府合作搞工程,是種好處但也可能成為圈套,這種合作實際上已經敞開後門”,對於陳永剛的被抓,彭寶泉分析說。
  在陳永剛被抓後,彭寶泉稱,他曾打通縣委書記胡俟的電話,兩人交談了半個小時。胡在電話里直指陳為“惡人”,稱其貪得無厭,稍有不滿即在網上無中生有炒作。彭曾替陳求情,但對方表示,陳已經完全涉嫌犯罪,沒有辦法。
  南都記者 張國棟
(原標題:替人辦事收50萬 涉嫌詐騙被逮捕)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亞視

hoitigl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